【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

【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展望2018给力】气候变迁天灾难测水祸

过去10年,我国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大水灾,发生时总是让人措手不及,情况也越来越恶化。虽然气候变迁不是灾难的直接肇因,但它造成的极端天气影响广泛。

回顾我国发生过的大水灾,2006年杪和2011年初在南马,2013年在登嘉楼,2014年杪在吉兰丹和彭亨,轮到北马吉打和槟城沦陷,都是受到气候变迁间接的影响。

国民大学热带气候变迁系统研究中心(IKLIM)主任莫哈末沙鲁(Dr. Mohd Sharul)说,过去这几场大水灾都与气候变迁脱不了关係,尤其是我国季候风都已经转移,比如2014年的东北季候风比往年来得迟,这些变数包括风向、气温和湿度,造成气候系统失衡。

“2014年东海岸大水灾与槟城水灾不一样的是,前者只是豪雨,没有台风。槟城大水灾是因为受北部两场台风影响,即越南的丹瑞(Damrey)台风和泰南的另一场台风相遇时形成暴风雨。”

“槟城发生水灾之前的数个星期,气候异常闷热,东北季候风吹来低温的气体,当两者相遇会形成旋风。同时,低气压造成槟岛周围海水变成水蒸气上升成乌雨,旋风抵达槟城就成暴风雨,降雨量也更加大。”

大马无法预测未来一个月气候

他接受《》专访时表示,台风是可以预测的现象,不过,我国气象预测的科技并不如先进国家般可以预测未来一个月以上的气候。基本上,区域的气象预测只能预测短期如一两天至一个星期的气候,更何况我国气候很複杂。

他指出,我国处于赤道,有无法预测的季候风,可以造成水灾、暴风雨、长期旱灾、拉尼娜(La Nina)或厄尔尼诺(El Nino) 现象。因此,我国与其他国家合作,尤其是欧洲国家和日本也关注着我国气候。

“比起北或南半球国家,赤道国家的气候非常複杂。英国科学家也发现,赤道线是地球温室气体释放至大气层的闸门,气体在这区域的深对流(Deep Convection)可以改变我们的气候。”

他说,无论是空气污染、旱季或雨季都与这气体对流的过程有关,而我国是热带国家,长期有雨是众所周知的事,有关过程会加重对气候的影响。

他强调,全球气候变迁,所以大马人现在已经不能像十多年前般,单纯地认为只有东海岸在年杪时才有水灾危机,类似槟城的大水灾可以在任何地方重演,目前最重要的是改变人民思维。

“如果我们要保护生命,就要提高对气候变迁的意识。很多人不懂这课题,在灾难发生时不懂得如何应对,甚至损失性命和财产。事实上,这一切都得靠自己如何保护环境,如何减少气候变迁。”

过度发展  污染环境

沙鲁直言,过度发展是气候变迁的主要肇因之一。“开发土地或工业造成空气污染,製造很多气体。大气层的边界层是根据气温形成,当气温高时边界层受压,锁住气体。阳光射进地球表面时,气体吸收阳光会改变温度,使气候产生变化。”

他说,烟霾也是东南亚国家的环境课题,每年都会发生,而且不如台风般可以预测。“烟霾是无法预测的,今年不严重,有时只是一两天,因为它可以是自然现象,也可以是人为造成,比如印尼烧芭,这是跨国际的课题。” 

对此,他透露,我国可以做的是提升空气污染指数,即从之前的PM10(空气中直径小于10微米悬浮微粒物的含量)提升至PM2.5(空气中直径小于2.5微米悬浮微粒物的含量),达到新加坡和泰国一样的水準。

交换情报寻策应对

作为大马气候变迁科学家,沙鲁认为,无论是政府单位、大专研究所或私人机构应该从过去案例汲取教训,组成团队研究气候变迁课题,互相交换情报。

他说,世界各国单位都在研究气候变迁,我国就有气象局、马大和国大专属研究中心及马来西亚水利研究中心(NAHRIM),不过,我国依然缺乏专才和沟通。

他指出,2014年东海岸大水灾后,政府提供拨款给大专研究中心展开研究。问题在于,类似研究不必等到事发后才进行,而且研究报告应该分享,而不只是专属大学或研究所。

“每间大学都因为排名而进行很多学术研究,当然少不了气候变迁课题。大家应该分享资料,也应该与气象局,甚至警方和消拯局合作或联繫,交换情报整理出有系列的应对方案。”

他也透露,我国气象局与其他国家的气象局有联繫。事实上,日本气象局于11月初已预测到泰南有小台风,若加强沟通,也许我国方面获得及早通知。

培训人才加速预测

沙鲁指出,虽然我国气象预测準确度超过80%,但基于科技问题,始终比不上先进国的準确,而且无法预测一个月的气象,更不敢说这个月内会不会再发生水灾。

他向记者解释如何进行气候预测。“一般人就是:若这几天非常闷热,接下来就有可能下豪雨。这就是一种模式。所谓气候预测模式,事实上是数学方程式,比如若我换一个数字,预测结果会如何?预测完全依赖你的数学有多好,以及每日的观察。”

他表示,赤道气候很难预测,气候每年都在变化,研究需要不同模式和观察各地温度、湿度和降雨量等(全马有32个观察站),所以现在我国也引进很多预测气候的器材,但依然需要更多气象科学培训课程,以提供更準确和快速的预测。

他补充说,IKLIM拥有长期的气候记录,并与气象局合作多年,了解当局拥有很好的气候模式,但受委的气象局官员只出国接受3个月的专业培训并不足够。

气象报告难引关注

针对我国气象预测报告,沙鲁批评说,本地气象报告太过表面,比如黄色警报就只是一味的“持续暴风雨”,无法引起公众关注。与此同时,本地人不重视气象预测也是另一项问题。“一般气象报告只有颜色显示,比如黄色预测有豪雨等,公众根本意识不到任何危机。我们需要有系统地吸引公众注意力,让他们意识到即将面对的天气及如何对策等。”

他以英国为例。“如果你去英国,看一看气候播报员如何表现。气象报告不是很複杂,但大家看了后就知道接下来应该怎样做,如何安排行程。”

因此,他认为,政府需教育人民气象预测的重要性,即从小学开始介绍这门专业,接着才会重视和关注气象预测报告。

国内近十多年大灾害

南亚大海啸造成68人死亡,当中槟城38人、吉打12人、霹雳2人和雪兰莪1人,另有6人失蹤。

2006年12月

南马发生百年大水灾,大部分市镇沦为泽国,包括哥打丁宜、三合港、昔加末、武吉甘密、彼咯、居銮、乌汝地南、古来、拉美士、避兰东、昆兰乌汝及麻坡等。不少地方水位高达5尺至10尺,交通中断,造成2人丧命,逾4万人紧急疏散。

2011年初

南马重演2.0版大水灾。

2011年7月

我国多个地区受烟霾袭击,除了天气干燥,印尼农民烧芭和林火问题是导因。接下来,烟霾成为年度季节。

2012年、2013年、2014年的6月

烟霾来袭,空气污染指数屡创历史新高,许多学校因此停课。与此同时,半岛的降雨量减少,导致隆雪一带经常制水。

2014年12月杪

东海岸发生大水灾,连日豪雨造成积水难退甚而持续高涨,水深达二层楼高,8州受殃及,灾民人数超过24万人,90条联邦大道关闭,吉隆坡通往东海岸道路也无法通行。

2015年6月初沙巴

兰瑙发生5.9级地震,造成18人死亡。

2015年9月

霾害严重,全国约24处地点的空气污染指数达到不健康水平,其中雪兰莪莎阿南一度升至308点的危险水平。约400万名学生受停课影响,渣打吉隆坡马拉松也宣布取消年度赛事。气象局进行10天的人工降雨行动缓和情况。

东北季候风袭击东海岸,豪雨不断造成水灾,超过6万人受影响。

沙巴兰瑙再次发生3.4级地震。 

2017年7月杪

印尼烟霾再袭,国内9个地区空气污染指数上升。

北马大水灾,其中槟城遭到暴雨侵袭18小时后80%沦陷,6人死亡。

关键字: 展望2018天灾
推荐阅读